高雄春天藝術節 2015 Kaohsiung Spring Arts Festival

節目介紹

0
0
0
0
0
0
0
0
1

一千零一 深夜

相關資訊

挾著超高人氣與全球舞評的一致讚賞,法國普雷祖卡舞團(BALLET PRELJOCAJ)再度回到台灣,帶來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一千零一夜》(THE NIGHTS)。2010年普雷祖卡舞團首度來台演出《白雪公主》,當時舞蹈界帶來全新的視野與震撼,不論舞蹈語彙、舞台設計、服裝設計等視覺呈現都讓觀眾瞠目結舌,難以忘懷,至今仍津津樂道。暌違五年,2015年再度來台,帶來的新作是編舞家普雷祖卡以家喻戶曉的阿拉伯經典文學《一千零一夜(又名天方夜譚)》靈感發想而成的舞蹈作品。一千零一夜是由許多不同的人寫成,而每個故事像是俄羅斯娃娃一般,一個接續著另一個故事而生,一個故事當中又包含另一個故事,普雷祖卡深深著迷這充滿神秘色彩的故事內容及敘事方式。普雷祖卡認為這個故事引領了許多世代的讀者進入神奇夢境、懸疑糾葛的世界,各年齡層的人無不被書中奇幻的故事內容與性慾尺度所吸引。

全球高人氣的天才編舞家
安傑林普雷祖卡(1957-)是法國最重要的當代舞蹈家之一,更是極少數可以同時遊走於傳統歌劇院芭蕾與前衛當代舞團的編舞家,才思創意絡繹不絕,勇於創新挑戰,並橫跨多個藝術領域,從小品至大型舞劇,不同規模的製作都能展現其驚人的編導天才,被公認為當代最重要、最優秀的編舞家之一。多次獲得舞蹈大獎,如:1992年法國文化部頒發的「國家舞蹈大獎」、1995年以作品《公園》榮獲「貝諾舞蹈獎」、編舞者年度大獎,1997年以《天使報喜》榮護「貝茲獎」,也獲頒法國政府頒發最高榮譽的「藝術與文學勳章」和法國國家榮譽軍團騎士勳章,並於2006年獲頒文化藝術軍官勳章。2006年法國政府重金禮聘法國建築師Rudy Ricciotti 為普雷祖卡舞團設計了一個專屬建築《黑樓》Pavillon Noir,這座地標型的建築物不僅成為法國政府第一個專為舞團設計建造,現已成為當地的知名景觀建築。普雷祖卡在法國的珍貴可見一斑。

普雷祖卡不僅屢獲國際大獎,也曾被《紐約時報》稱為最具才華之實驗編舞家,更是世界各大芭蕾舞團爭相邀演的當紅編舞家,例如紐約市立芭蕾舞團、巴黎歌劇院、柏林國家芭蕾舞團等。其作品融合多種肢體,無論古典、現代或前衛風格皆遊刃有餘,是法國「新舞蹈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風格大膽精鍊,往往出現藝術與時尚並陳的絕美畫面,舞作內容深刻描繪人性直擊人心。現代與芭蕾技巧動作編排上豐富且創新,舞者的每一個部分彷彿能說話似的,敘說性十分強烈,讓當代「現代芭蕾」有耳目一新的突破。

性感的肢體談論女人(性別)與阿拉伯(文化)
舞作開場畫面,如新古典主義法國畫家安格爾著名畫作「土耳其浴」,眾女人半裸上身或坐或臥,在安靜的夜晚,享受著蒸汽煙霧繚繞的身體盛宴。突然,黑衣人闖入,音樂也進入了電子中東民謠吟唱,將這群十九世紀被奴役的女人,穿越時空帶進了二十一世紀的當代阿拉伯世界,於是這個開場揭示了創作者的主題--女人(性別)與阿拉伯(文化)。普雷祖卡的《一千零一夜》用了原故事連環套(一個接一個)的形式,創作了十幾個充滿詩意與想像的片段,而看似美麗的舞作之下,包藏的確是嚴肅的議題,從文化的誤解(媚俗)與衝突(殺戮)、性別的物化(消費)與禁忌(性),直至返回自身的現代人身體孤寂、愛的渴求…,在無明顯故事線的流暢敘述中,探討的卻是當代文明的核心議題。

充滿中東風情的曲風
音樂是由出過多張專輯的比利時知名民謠女歌手Natacha Atla,充滿中東情調的歌聲吟唱,加上英國爵士小提琴樂手Samy Bishai與79D音樂工作室,混和著民謠、電子、流行、爵士、饒舌與流行的阿拉伯風音樂,帶領觀眾遊歷不同風情的阿拉伯世界。

時尚大師阿萊亞又一驚艷全球之作
普雷祖卡常和著名時尚設計師合作,例如尚•保羅•高堤耶 (Jean Paul Gaultier) 就曾為《白雪公主》設計表演服。此次受邀為《一千零一夜》設計表演服的阿萊亞Azzedine Alaïa,在1940年出生於突尼西亞,素有緊身衣之王(King of Cling)的封號,以神秘和唯美的設計著稱。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法國前第一夫人卡拉布尼、流行天后瑪丹娜、女神卡卡等皆在重要國際場合與頒獎典禮上穿過阿萊亞所設計的服裝。這次設計巧妙將中東元素與時尚的融合,繽紛亮麗的舞衣與舞台設計巧妙搭配,完美融合。

場景設計形塑高科技視覺印象
普雷祖卡常受惠於舞台設計師的才華,而增強其作品的說服力,《一千零一夜》也不例外的拜場景設計之賜而更加生色。與長年合作的設計師基瑟(Constance Guisset)以回教繁複多變的圖騰與剪影,打造簡潔、具變幻性又帶有象徵層次的豐富場景。基瑟設計的舞台場景宛如大型3D列印模型的集合展,既呈現了高科技的時代感,同時也深具典雅細緻的懷古氣息。

臺灣的設計界對於基瑟的作品並不陌生,她以工業設計起家,作品兼具實用價值與藝術品味,近年頻頻獲得國際知名設計大獎。她也曾於2013年獲台灣創意設計中心之邀,擔任「設計精英前瞻趨勢國際培訓法國班」的講師。

《一千零一夜》在2013年3月巴黎國立夏佑宮劇院首演後廣受媒體、觀眾的好評,國際巡演邀約不斷,特別的是,此次在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演出,是《一千零一夜》亞洲地區的首演。歐陸當代芭蕾的發展日新月異,而「普雷祖卡現代芭蕾」又是頂尖的舞團之一,所以台灣的舞蹈觀眾,千萬要把握此次難得的機會,進劇場感受這個精彩神秘的阿拉伯當代舞蹈神話。

演出長度:約90分鐘,無中場休息

★主辦單位保留演出時間異動權利★

 

購票注意事項:本演出內含裸露及吸菸畫面,請留意並斟酌入場。

推薦專文

《一千零一夜》

謝東寧/導演、評論家

還記得2010年,讓台灣舞蹈觀眾大為驚艷,充滿緊湊劇情、魔幻舞台、浪漫肢體與情慾誘惑的《白雪公主Snow White》  嗎?這個由法國著名編舞家安傑林‧普雷祖卡Angelin Preljocaj,所帶領的「普雷祖卡現代芭蕾」Ballet Preljocaj,將一個家喻戶曉之童話故事,改編成為內容連結當代成人世界之內心情慾流動,形式大膽創新舞蹈肢體動作,一個讓人目眩神迷的現代芭蕾舞劇。而闊別這個令人流連忘返作品數年後,「普雷祖卡現代芭蕾」再度受到2015高雄春天藝術節的邀請,這次將為國人帶來的作品,是改編阿拉伯民間故事的《一千零一夜》Les Nuits。

在介紹舞作之前,得先介紹這位才華洋溢、作品風格多變的編舞家--普雷祖卡(1957-),他的出生與學習過程,兼具了跨文化與跨領域的特殊背景。首先,他是法國外來移民二代,雙親是前南斯拉夫政治難民,在法國出生的他,從小學習古典芭蕾,後來進入巴黎聖樂學校Schola Cantorum,與Karin Waehner學習現代舞;年輕的他也曾跨海前往紐約與摩斯康寧漢學習,回法國後加入昂熱Angers的國家當代舞蹈中心,跟德裔美籍編舞、也是舞蹈理論家的Viola Farber工作,也曾加入法國新舞蹈先鋒,編舞家Dominique Bagouet 的舞團,這些跨國籍的前衛舞蹈家,對於早期普雷祖卡編舞風格的影響甚鉅,甚至奠定了他以古典芭蕾為基礎,遊走於傳統歌劇院芭蕾,與前衛當代舞團的現代編舞風格。

英雄出少年的他,從1984的首部創作《殖民地冒險》Aventures coloniales開始,普雷祖卡的創作就屢屢在舞蹈比賽及國際舞蹈節中獲獎,隔年他就自立門戶,創立「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而舞團在1996年受邀進駐法國南部愛克斯‧普羅旺斯Aix-en-Provence,成為由該省資助的舞團直到今天,2006年省政府更是重金禮聘,請來法國建築師Rudy Ricciotti 為他的舞團,設計了一個漂亮的專屬建築「黑樓」Pavillon Noir,舞團及建築現均已成為該省的知名景點。

在普雷祖卡眾多的編舞作品中,大致區分有兩大路線,其一是替傳統的古典劇院芭蕾舞團(足跡遍及法國、德國、美國、俄國…等地)新編芭蕾舞劇,再來就是自己的舞團創作;而前者所使用的舞者,大都是正統的芭蕾舞學校系統出生之舞者,後者的舞者偏向現代舞風格,這截然不同的舞者身體,也造就了大不相同的作品風格。

簡單來說,他的新編芭蕾極其珍貴地,為已經獨領風騷長達近四百年的古典芭蕾形式,找到一種當代新風格,最明顯可見的,是強調身(肉)體性與細膩的(當代)情感表達;尤其是他的雙人舞編排,舞者情感纏綿悱惻、身體動作編排如膠似漆、變幻莫測無窮,直探用言語難以表達之情感幽微深處,舉世無人能出其左右,甚至他在作品《花園誘惑》Le Parc 中的一段男女主角親吻旋轉的橋段,還被法國航空接拿來拍成,身體無限飛翔的形象廣告,可見他賦予古典芭蕾之創新當代性,並受到大眾的歡迎。

此次及將來台演出的《一千零一夜》,是一部源於東方口頭文學傳統,在西元9世紀左右,用阿拉伯文寫下的古老故事集,這部極受歡迎,用連環套結構形式的故事書,不但塑造了世人對於阿拉伯世界的認知形象,也影響了後來西方的文學創作。故事大意為一個殘暴的國王山(魯亞爾)娶妻後,懷疑自己的妻子不忠,便將其殺死,至此,哀傷和怨恨導致他認為女人皆如此,此後,國王每日娶一少女,翌日清晨即便殺掉;直到一個勇敢的少女(山魯佐德),為拯救無辜的女子,自願嫁給國王,少女用講故事方法吸引國王,每夜講一個故事,直到最精彩處,天剛好亮了,國王想聽故事便沒有殺她,她的故事一直講了一千零一夜,國王終於被感動,與她白首偕老。

這個美麗的故事,到了編舞家普雷祖卡的手上,他沒有重複再說一次《一千零一夜》中,大家非常熟悉的精彩故事,譬如《阿拉丁神燈》、《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辛巴達的故事》…,但他將作品聚焦於「夜」(法文舞名為Les Nuits—眾「夜」)之意象,融合了繁複的音樂、美麗的服裝、簡潔詩意的舞台,與最重要的舞者(12女、6男)肢體動作,將故事幻化為,一場文化與性別之當代身體旅程。

舞作開場畫面,如新古典主義法國畫家安格爾著名畫作「土耳其浴」,眾女人半裸上身或坐或臥,在安靜的夜晚,享受著蒸汽煙霧繚繞的身體盛宴。突然,黑衣人闖入,音樂也進入了電子中東民謠吟唱,將這群十九世紀被奴役的女人,穿越時空帶進了二十一世紀的當代阿拉伯世界,於是這個開場揭示了創作者的主題--女人(性別)與阿拉伯(文化)。普雷祖卡的《一千零一夜》用了原故事連環套(一個接一個)的形式,創作了十幾個充滿詩意與想像的片段,而看似美麗的舞作之下,包藏的確是嚴肅的議題,從文化的誤解(媚俗)與衝突(殺戮)、性別的物化(消費)與禁忌(性),直至返回自身的現代人身體孤寂、愛的渴求…,在無明顯故事線的流暢敘述中,探討的卻是當代文明的核心議題。而舞作直到最後一場,在如圖騰柵欄框框之後,無論女人和男人走在天光未亮的夜裡,只能相互糾纏、依偎、像南唐李煜(後主)的詞《烏夜啼》中所形容「剪不斷,理還亂…」,象徵著在文化(政治)的壓力籠罩之下,人的情慾等了《一千零一夜》,卻尚未自由。


普雷祖卡此次帶領的創作團隊,也如阿拉伯《一千零一夜》故事中,所散發的濃厚異國情調。音樂由比利時民謠女歌手Natacha Atla,充滿中東情調的歌聲吟唱,加上英國爵士小提琴樂手Samy Bishai與79D音樂工作室,混和著民謠、電子、流行、爵士、饒舌與流行的阿拉伯風音樂,帶領觀眾遊歷不同風情的阿拉伯世界;突尼西亞裔法國服裝設計師Azzedine Alaïa,為每個片段的舞者,設計出既民族又性感的當代時尚;舞台設計是長年跟舞團合作女性藝術家Constance Guisset,她和燈光設計師Cecile Giovansili-Vissière,共同用回教繁複多變的圖騰與剪影,打造簡潔、具變幻性又帶有象徵層次的豐富場景。而「普雷祖卡現代芭蕾」從各地徵選過來的優秀舞者們,更是這齣精彩舞作的最佳詮釋者。

《一千零一夜》的首演,在2013年3月巴黎國立夏佑宮劇院,演出後廣受媒體、觀眾的好評,國際巡演的邀約也紛紛到來,特別的是,此次在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演出,算是《一千零一夜》亞洲地區的首演。話說歐陸當代芭蕾的發展日新月異,而「普雷祖卡現代芭蕾」又是頂尖的舞團之一,所以台灣的舞蹈觀眾,千萬要把握此次難得的機會,進劇場感受這個精彩神秘的阿拉伯當代舞蹈神話。

 

法國普雷祖卡舞團的迷幻芭蕾:《一千零一   深夜》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舞蹈系 副教授 戴君安

前言

2015年臺灣藝術界最大的盛事之一,莫過於法國普雷祖卡舞團(Ballet Preljocaj) 將於5月再次蒞臨高雄春天藝術節,帶來2013年4月甫於普羅旺斯地區艾克斯(Aix-en-Provence)首演的節目《一千零一  深夜》(法文為Les Nuits;英文為The Nights)。如同過往的大型製作,《一千零一  深夜》除了由普雷祖卡舞團藝術總監安傑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jocaj) 執掌編導大權外,也集結了眾多藝術家組成特具多元文化根柢的團隊,包括共創音樂的娜塔莎•阿特拉絲 (Natasha Atlas)、薩米•比夏(Samy Bishai)與79D、服裝設計家阿澤丁•阿萊亞 (Azzadine Alaïa)、舞台設計家康斯坦斯•基瑟(Constance Guisset)以及?光設計家塞西爾•喬凡希利-維瑟 (Cécile Giovansili-Vissière)。光看這個製作團隊的陣容,就已令人充滿期待,果真其歐洲和北美洲的巡演引起相當強大的迴響,而這次訪臺則是《一千零一   深夜》在遠東地區的首演,十分具有領先指標的意義。

優雅與粗獷相交並融的後現代芭蕾風格

普雷祖卡是本世紀最受矚目的編舞家之一,他被當今芭蕾舞壇關注的程度,媲美上一世紀風靡全球的喬治•巴蘭欽(George Balanchine) 。然而,猶似巴蘭欽以古典芭蕾為基礎,建立無故事型態的新古典芭蕾風格外;普雷祖卡的作品更多了後現代舞蹈中,深具極致前衛與革命氣魄的特色。自1984年創立普雷祖卡舞團以來,即不斷推出新創或改編芭蕾,包括《婚禮》、《羅密歐與茱麗葉》、《春之祭》、《白雪公主》等。其中,《白雪公主》於2010高雄春天藝術節上演時,即已撼動臺灣藝文界的論壇,這次的《一千零一   深夜》勢必引起更多討論。

跨文化「撞樂」 的聽覺饗宴

新創芭蕾《一千零一  深夜》的主力除了普雷祖卡的編舞才華,也借力於音樂的渲染,以營造地中海、北非及中東文化融於一爐的意境。音樂的大樑由阿特拉絲及比夏挑起,阿特拉絲身兼演唱者與作曲者的身分,比夏則是專長於人聲、器樂與電子音樂合成的作曲風格,兩人都是以融合阿拉伯與西方世界的跨文化「撞樂」著稱。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阿特拉絲的背景,她是出生於比利時的摩洛哥後裔,不僅是著名的演唱家、作詞作曲家,同時也是肚皮舞者,這樣的多元背景使她的音樂更具特殊性,而她和比夏為《一千零一   深夜》創作的音樂也在2013年10月發行了專輯。

健美靈秀的舞者氣質與美感新觀

《一千零一  深夜》的18位舞者在普雷祖卡的指導下,展現的舞風不是小家碧玉型的可愛或大家閨秀般的婉約,而是瀟灑豪邁卻又神秘優雅的氣度。這樣的氣度在表演開場時即已展現,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群半裸女舞者,她們好似身在舞台燈光塑造的土耳其蒸氣浴池中,或跪或坐,有時延展肢體,有時撫摸自己或彼此的身軀。這一段屬於後宮佳麗們安詳寧靜的序幕,隨即被一群包覆著黑色緊身衣與頭套的男子們破壞,自此打亂了愜意的氛圍,也跟著拉進更多喧鬧、粗暴與混亂的畫面,明目張膽且狂野無肆的煽動情慾。在另一個場景中,一群紅衣女子穿著高跟筒靴站成一列,猶如宮廷選妃的畫面,又似百老匯的歌舞女郎,但此刻看來優雅高尚的她們,在脫下高跟鞋後,隨即顯露發洩憤慨情緒的另一面。

整體而言,挑戰《一千零一  深夜》的舞者們,必須有強韌的耐力、體力及表達複雜情緒的戲劇張力,而從歷年的作品看來,聘任或培訓明星舞者似乎不是普雷祖卡的意圖,或可說舞團中的每位舞者都是他眼中的明星,所以從未刻意針對某位舞者的名號加以渲染。此外,《一千零一  深夜》的舞者們也顛覆芭蕾舞者纖細柔雅的造型,而是以健美的肌肉線條,外加芭蕾展演的功力,演繹有別於詮釋仙女、精靈、公主或王子般的角色,形塑新一代芭蕾身體的美感意象。

時尚大師精巧設計貼身舞衣

普雷祖卡常和著名時尚設計師合作,例如尚•保羅•高堤耶 (Jean Paul Gaultier) 就曾為《白雪公主》設計表演服。此次受邀為《一千零一  深夜》設計表演服的阿萊亞,在1940年出生於突尼西亞,素有緊身衣之王(King of Cling)的封號,以神秘和唯美的設計著稱。相較於巴蘭欽的作品,如《競技》(Agon)、《四種氣質》(The Four Temperaments)等多以黑白對比的緊身衣上場,呈現簡約俐落的畫面;阿萊亞設計的緊身衣則顯得多彩繽紛而雍容雅麗。

場景設計形塑高科技視覺印象

有別於巴蘭欽摒棄華麗的舞台裝置,普雷祖卡則常受惠於舞台設計師的才華,而增強其作品的說服力,《一千零一  深夜》也不例外的拜場景設計之賜而更加生色。基瑟設計的舞台場景宛如大型3D列印模型的集合展,既呈現了高科技的時代感,同時也深具典雅細緻的懷古氣息。臺灣的設計界對於基瑟的作品應不陌生,她以工業設計起家,作品兼具實用價值與藝術品味,近年頻頻獲得國際知名設計大獎。她也曾於2013年獲台灣創意設計中心之邀,擔任「設計精英前瞻趨勢國際培訓法國班」的講師。基瑟是普雷祖卡多年的合作夥伴,從合作經驗中累積了一定程度的默契,使她對於烘托普雷祖卡式的美學意象掌握得宜。

燈光魔術營造神秘的東方意境

此外,舞台燈光營造的氛圍,也增強了場景設計的華麗效果,喬凡希利-維瑟的燈光設計使得《一千零一  深夜》的神秘東方意境更加如夢似幻。他像魔術師一般的妙手生花,有時透過逆光製造剪影的效果;有時則利用藍光和橙光的冷暖色調對比產生漸層的色差;或是在光圈大小的變化下,將舞者融入其燈影光彩的視覺遊戲中,使舞者、燈光和場景共構出一幅幅芭蕾蒙太奇的流轉畫面。

結語

普雷祖卡舞團的編舞家、故事文本、舞者們、音樂家、服裝設計家、舞台場景設計家及燈光設計家共組的團隊好比七彩霞光,他們的才華匯聚一處所產出的芭蕾《一千零一   深夜》,譜出一道表徵地中海文化的彩虹。這道彩虹將在2015年的春天,綻放於南台灣的天空,緊握機會觀賞這乍現的彩虹,就會像緊握稍縱即逝的幸福般,不容錯過。

《一千零一 深夜》

 

謝東寧

 

還記得2010年,讓台灣舞蹈觀眾大為驚艷,充滿緊湊劇情、魔幻舞台、浪漫肢體與情慾誘惑的《白雪公主Snow White》[1] 嗎?這個由法國著名編舞家安傑林‧普雷祖卡Angelin Preljocaj,所帶領的「普雷祖卡現代芭蕾」Ballet Preljocaj,將一個家喻戶曉之童話故事,改編成為內容連結當代成人世界之內心情慾流動,形式大膽創新舞蹈肢體動作,一個讓人目眩神迷的現代芭蕾舞劇。而闊別這個令人流連忘返作品數年後,「普雷祖卡現代芭蕾」再度受到2015高雄春天藝術節的邀請,這次將為國人帶來的作品,是改編阿拉伯民間故事的《一千零一  深夜》Les Nuits。

 

在介紹舞作之前,得先介紹這位才華洋溢、作品風格多變的編舞家--普雷祖卡(1957-),他的出生與學習過程,兼具了跨文化與跨領域的特殊背景。首先,他是法國外來移民二代,雙親是前南斯拉夫政治難民,在法國出生的他,從小學習古典芭蕾,後來進入巴黎聖樂學校Schola Cantorum,與Karin Waehner學習現代舞;年輕的他也曾跨海前往紐約與摩斯康寧漢學習,回法國後加入昂熱Angers的國家當代舞蹈中心,跟德裔美籍編舞、也是舞蹈理論家的Viola Farber工作,也曾加入法國新舞蹈先鋒,編舞家Dominique Bagouet 的舞團,這些跨國籍的前衛舞蹈家,對於早期普雷祖卡編舞風格的影響甚鉅,甚至奠定了他以古典芭蕾為基礎,遊走於傳統歌劇院芭蕾,與前衛當代舞團的現代編舞風格。

 

英雄出少年的他,從1984的首部創作《殖民地冒險》Aventures coloniales開始,普雷祖卡的創作就屢屢在舞蹈比賽及國際舞蹈節中獲獎,隔年他就自立門戶,創立「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而舞團在1996年受邀進駐法國南部愛克斯‧普羅旺斯Aix-en-Provence,成為由該省資助的舞團直到今天,2006年省政府更是重金禮聘,請來法國建築師Rudy Ricciotti 為他的舞團,設計了一個漂亮的專屬建築「黑樓」Pavillon Noir,舞團及建築現均已成為該省的知名景點。

 

在普雷祖卡眾多的編舞作品中,大致區分有兩大路線,其一是替傳統的古典劇院芭蕾舞團(足跡遍及法國、德國、美國、俄國…等地)新編芭蕾舞劇,再來就是自己的舞團創作;而前者所使用的舞者,大都是正統的芭蕾舞學校系統出生之舞者,後者的舞者偏向現代舞風格,這截然不同的舞者身體,也造就了大不相同的作品風格。

 

簡單來說,他的新編芭蕾極其珍貴地,為已經獨領風騷長達近四百年的古典芭蕾形式,找到一種當代新風格,最明顯可見的,是強調身(肉)體性與細膩的(當代)情感表達;尤其是他的雙人舞編排,舞者情感纏綿悱惻、身體動作編排如膠似漆、變幻莫測無窮,直探用言語難以表達之情感幽微深處,舉世無人能出其左右,甚至他在作品《花園誘惑》Le Parc 中的一段男女主角親吻旋轉的橋段,還被法國航空接拿來拍成,身體無限飛翔的形象廣告,可見他賦予古典芭蕾之創新當代性,並受到大眾的歡迎。

 

此次及將來台演出的《一千零一  深夜》,是一部源於東方口頭文學傳統,在西元9世紀左右,用阿拉伯文寫下的古老故事集,這部極受歡迎,用連環套結構形式的故事書,不但塑造了世人對於阿拉伯世界的認知形象,也影響了後來西方的文學創作。故事大意為一個殘暴的國王山(魯亞爾)娶妻後,懷疑自己的妻子不忠,便將其殺死,至此,哀傷和怨恨導致他認為女人皆如此,此後,國王每日娶一少女,翌日清晨即便殺掉;直到一個勇敢的少女(山魯佐德),為拯救無辜的女子,自願嫁給國王,少女用講故事方法吸引國王,每夜講一個故事,直到最精彩處,天剛好亮了,國王想聽故事便沒有殺她,她的故事一直講了一千零一夜,國王終於被感動,與她白首偕老。

 

這個美麗的故事,到了編舞家普雷祖卡的手上,他沒有重複再說一次《一千零一  深夜》中,大家非常熟悉的精彩故事,譬如《阿拉丁神燈》、《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辛巴達的故事》…,但他將作品聚焦於「夜」(法文舞名為Les Nuits—眾「夜」)之意象,融合了繁複的音樂、美麗的服裝、簡潔詩意的舞台,與最重要的舞者(12女、6男)肢體動作,將故事幻化為,一場文化與性別之當代身體旅程。

 

舞作開場畫面,如新古典主義法國畫家安格爾著名畫作「土耳其浴」,眾女人半裸上身或坐或臥,在安靜的夜晚,享受著蒸汽煙霧繚繞的身體盛宴。突然,黑衣人闖入,音樂也進入了電子中東民謠吟唱,將這群十九世紀被奴役的女人,穿越時空帶進了二十一世紀的當代阿拉伯世界,於是這個開場揭示了創作者的主題--女人(性別)與阿拉伯(文化)。普雷祖卡的《一千零一  深夜》用了原故事連環套(一個接一個)的形式,創作了十幾個充滿詩意與想像的片段,而看似美麗的舞作之下,包藏的確是嚴肅的議題,從文化的誤解(媚俗)與衝突(殺戮)、性別的物化(消費)與禁忌(性),直至返回自身的現代人身體孤寂、愛的渴求…,在無明顯故事線的流暢敘述中,探討的卻是當代文明的核心議題。而舞作直到最後一場,在如圖騰柵欄框框之後,無論女人和男人走在天光未亮的夜裡,只能相互糾纏、依偎、像南唐李煜(後主)的詞《烏夜啼》中所形容「剪不斷,理還亂…」,象徵著在文化(政治)的壓力籠罩之下,人的情慾等了《一千零一  深夜》,卻尚未自由。

 

 

普雷祖卡此次帶領的創作團隊,也如阿拉伯《一千零一  深夜》故事中,所散發的濃厚異國情調。音樂由比利時民謠女歌手Natacha Atla,充滿中東情調的歌聲吟唱,加上英國爵士小提琴樂手Samy Bishai與79D音樂工作室,混和著民謠、電子、流行、爵士、饒舌與流行的阿拉伯風音樂,帶領觀眾遊歷不同風情的阿拉伯世界;突尼西亞裔法國服裝設計師Azzedine Alaïa,為每個片段的舞者,設計出既民族又性感的當代時尚;舞台設計是長年跟舞團合作女性藝術家Constance Guisset,她和燈光設計師Cecile Giovansili-Vissière,共同用回教繁複多變的圖騰與剪影,打造簡潔、具變幻性又帶有象徵層次的豐富場景。而「普雷祖卡現代芭蕾」從各地徵選過來的優秀舞者們,更是這齣精彩舞作的最佳詮釋者。

 

《一千零一  深夜》的首演,在2013年3月巴黎國立夏佑宮劇院,演出後廣受媒體、觀眾的好評,國際巡演的邀約也紛紛到來,特別的是,此次在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演出,算是《一千零一  深夜》亞洲地區的首演。話說歐陸當代芭蕾的發展日新月異,而「普雷祖卡現代芭蕾」又是頂尖的舞團之一,所以台灣的舞蹈觀眾,千萬要把握此次難得的機會,進劇場感受這個精彩神秘的阿拉伯當代舞蹈神話。



[1]後來在台灣發行的DVD,取名為《公主的迷思》(聯影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