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春天藝術節 2015 Kaohsiung Spring Arts Festival

節目介紹

0
0
0
0
0
1
1
1

情人的西裝

相關資訊

當代國際劇場大師彼得布魯克改編自南非作家康·塔巴(Can Themba)的短篇故事。當時南非正值的種族隔離時期,這部作品被列為禁書,康塔巴甚至流亡到史瓦濟蘭。故事描寫丈夫某日回家撞見愛妻與她的情人躺在一起,情人倉皇逃離,而他的西裝留在這個家裡。曾經待妻子如待女王的丈夫從此用這件衣服對妻子無情地復仇,直到她自殺,他才陷入深深的懊悔中。

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是20世紀最重要的劇場導演,也當代最知名、最受人景仰的一位戲劇大師。《情人的西裝》(The Suit)是布魯克的代表作之一。劇本的原著小說是南非黑人作家康·塔巴(Can Themba, 1924-1968)在種族隔離和壓迫的年代所創作,當時被列為禁書,作者甚至被迫流亡海外到史瓦濟蘭。故事就發生在作家曾經生活過的索菲亞鎮(Sophiatown),距離首都約翰尼斯堡不遠。當時南非正值的種族隔離時期,這部作品被列為禁書,康塔巴甚至流亡到史瓦濟蘭。故事描寫一位已婚律師某日回家撞見他鍾愛的妻子和她的情人躺在一起,情人倉皇逃離之際留下了他的西裝在這個家裡。曾經待妻子如待女王的丈夫從此用這件衣服對妻子無情地復仇,直到她自殺,他才陷入深深的懊悔中……
  

沒有豪華巨大的舞台布景,劇情的演變發展與演員的演出張力所展現出來的力量,卻更真真實實觸動觀眾的內心情感。本劇演員演技細膩精湛,在敘述和表演之間巧妙而順暢的轉換—當跳脫自身角色以第三人稱敘述自己扮演的角色行為時,肢體和表情卻與該角色合一,說書人和角色雙重而同時地共存在一個演員身上,鮮活而自然、行雲流水且毫不生硬。女主角的歌聲醇美,三位樂手的現場演奏完美地烘托出氛圍、控制節奏。75分鐘的演出,流暢地呈現出一個深刻而令人省思的故事。

法國《世界報》對此劇作出了這樣的評價:「……這是他最出色的創作之一,更可能是最劇力萬鈞、動人心魄、最能表現布魯克一貫風格的作品。」

演出長度:約75分鐘,無中場休息

 

打破文化隔離的大師之作---《情人的西裝》

耿一偉

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

臺北藝術大學與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

《情人的西裝》(The Suit)是彼得布魯克這十多年來最受歡迎的作品。最早首演是在1999年,當時是法文演出,劇名叫《La Costume》,在國際上巡演了三年左右,從紐約、倫敦、東京到南非,到處都可以見到這齣戲的蹤跡。這次到高雄的版本,是2012年彼得布魯克重新執導的英語版,也更貼近原來南非作家康塔巴(Can Themba)於1963年發表的原著短篇小說中,所帶有的特殊韻味,畢竟原作就是用英文寫的。

作為當代碩果僅存的戲劇大師,彼得布魯克高齡已近九十歲,投入劇場工作長達七十年,包括1960年代初加入皇家莎士比亞劇團,1970年代初移居巴黎創立國際劇場研究中心,1980年代初在亞維儂執導印度史詩劇《摩訶婆羅達》,1990年代投入歌劇執導,彼得布魯克一直沒有停下他充滿創意的戲劇腳步。尤其他在1968年出版的《空的空間》,讓他成為戲劇界類似愛因斯坦的大人物。這個帶有東方意境的書名,暗示了彼得布魯克的戲劇美學不追求繁複形式,偏愛與觀眾心神交會的簡潔活潑。

若有機會看《情人的西裝》的觀眾,會發現彼得布魯克之所以會被稱為大師,是因為他已完全自由,舞台調度生動自然,毫無勉力為之的匠氣。舞台上有十一、二張小學生座椅與四個移動衣架,像是齊白石的畫作般,這些日常物件在台上看似隨意擺放,卻顯得氣韻生動,再加上三位演員與三位樂手的生動搭配,《情人的西裝》就這樣在舞台上活了過來。

《情人的西裝》是個帶有契訶夫味道的諷刺小品,故事設定在當年還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約翰尼斯堡市郊的黑人居住地---索菲亞鎮(Sophiatown),男主角是律師費勒蒙(Philomen),女主角他的太太瑪蒂達(Matilda)。原本這對夫婦過著幸福的生活,有一天上班途中,費勒蒙的好友告訴他說,過去三個月來,瑪蒂達都利用他上班時間與情人相會。氣憤的費洛蒙馬上跑回家,老婆的情人嚇得趕快逃跑,卻把西裝忘了帶走。為了羞辱他不忠的妻子,費勒蒙決定要他的妻子把西裝當作貴賓一樣對待,甚至帶著西裝上街…整個故事的主軸就落在這段整個家庭與西裝相處的荒謬時光。但在同時,在故事的行進當中,我們會從台詞中理解到當時南非黑人悲慘的生活狀況,他們低賤地位與種族迫害的事件,在這個看似荒謬喜劇的故事背景中,嗡嗡作響著。

彼得布魯克從1970年代初就與非洲建立深厚關係,他第一齣來台灣的演出《希茲威.班西死了》(2008年在兩廳院實驗劇場),也是南非故事。《情人的西裝》最早的劇場改編版,是約翰尼斯堡的市場劇院團(Market Theatre)的導演巴尼賽門(Barney Simon)於九零年代初完成。當彼得布魯克聽到有這個演出後,立刻跟劇團要來劇本,然後譯成法文演出。

即使1999年的版本頗受歡迎,彼得布魯克依舊覺得不太滿意,所以才有2012年的《情人的西裝》二度執導。譬如法文演出版中,用了不少非洲音樂,但在這個新製作裡,則加入更多古典音樂元素,如舒伯特或巴哈的音樂。對彼得布魯克來說,這變化都是為了能讓觀眾觸及故事裡更普遍的人性情感。

除了音樂與表演的緊密連結,《情人的西裝》還有兩個演出特色---首先是有很多類似默劇的表演,透過動作與道具的結合,畫龍點睛地標示出劇中場景變化,這些表演巧思,往往能獲得觀眾滿堂喝采;另一個是在演出過程當中,演員經常面對觀眾說話並與台下互動,打破第四道牆,是這齣戲很重要的特色。

彼得布魯克不讓這齣戲再度陷在一種隔離狀態,而是藉著面對面溝通的演出風格,讓我們得以欣賞他者身體與文化,不但在形式上回應了本劇的政治內涵,也凸顯了劇場在當代社會的積極面向。

「《情人的西裝》的設定有著特殊時空背景,但這齣戲可以發生在任何活在集權統治底下的人們身上。不論今天是在敘利亞、埃及或葉門或任何受到壓迫的地方,這齣戲都會某個片刻引發觀眾的深刻共鳴,這就是劇場的魔力。」彼得布魯克說如此說道。